热点网

当前位置 : 主页 > 汽车 >

揭秘“长海海参”价格悬殊内幕系列报道

发布时间:2017-10-18 10:05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零售低于35元/只的长海海参价格很难保真

  按常理海参进补和销售旺季的到来本应是海参养殖户们最欢欣雀跃的时节,但怀揣“海参中的爱马仕”这一稀缺品的长海海参养殖户们眼 下却惴惴不安,这些过惯了众星捧月日子的长海海参持有者们近两年的“冷宫”日子过得着实难熬,捧着金饭碗要饭的同时眼看着而那些超低 价的“伪长海海参”在本应属于他们的市场大肆跑马圈地则令他们更加气愤填膺。那么,真正地长海野生(底播)究竟长什么样价格多少?普 通市民该怎样鉴别长海海参与圈养海参的却别?本报记者历时两周遍访海参市场、海参养殖户、行业专家和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了解市场上“长海海参”价格悬殊的内幕——

  现象惊人:上午买一根“长海海参” 下午变成一滩肉泥

  近日,记者接到市民张女士的反应,称在某早市发现价格极为低廉的长海海参,价格是她去年托人直接从长海县购买的海参的三分之一, 同样是长海海参价格却相差如此悬殊,这令张女士很费解。

  10月9日8时45分,根据张女士反应记者在甘井子区西山水库早市上花15元购买一根正在热卖的“长海海参”,由于这家摊主的海参价格很 低,且个头不小,吸引了不少人关注购买。记者询问该海参来源和品质,摊主拍着胸脯表示:“这是我们有产地货源的正宗长海海参,刚刚采 捕上来的,每天都有新的货,卖得可好了。你买的这是即使海参,已经加工过的,开袋就直接能吃。”

  当日17时许,记者携带这只海参抵达长海县大长山岛食品检验检测中心,想让实验室检测人员帮忙检测,没想到当记者将这只海参从背包 里拿出来时发现,这只早上看起来还挺硬实的海参已经变成了一肉泥,软软的摊在桌子上。

  该检测室的负责人笑着说:“都这样了还用检测吗?这显然不是我们长海县的野生海参,我们长海县的海参还在夏眠期没开始采捕,我们 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外面圈养海参,但看不出来海参产自哪里,看外形比较像来自南方的圈参。”该工作人员还介绍,这只海参之所以融化成一 滩肉泥,估计是加工者怕海参加工时收缩太多个头变小不好卖,因此他们将活参清洗后直接用开水短暂的焯了一下,导致海参体内的自溶酶还 未全部杀死从而将这只海参融掉。这样的海参显然是个头较小的活参加工而成,通常消费者买回去后直接放冰箱冷冻,想吃的时候拿出来化开 直接烹饪就不会发现这样的问题。“这样的海参质量很难保证,建议消费者慎食。”该工作人员说。

  该工作人员介绍,真正的长海野生(底播)海参生长周期最短也需要3年时间,通常需要5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达到捕捞标准走向市场,因此 它的养殖场本(海底改造、海域使用费等)很高,即使市场不景气价格再低也不会低至15元。而圈养海参生长期较短,多则2年短则1年,更有 部分南方圈养海参生长期只有几个月,且由于圈养海参生活在比较固定安稳的水域环境、固定喂食,生活安逸产量较高也很稳定,因此成本价 格要比真正地野生海参低很多,他曾在网上见过批发价只几元钱一根的海参。所以,单15元/只的价格就可以判断除非极特殊情况否则很难是 野生或底播海参。

  养殖户不解:长海县海参还未采捕 新鲜长海海参却已现身市场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长海县的野生或底播海参一直以海参中的极品而自居,长海海参也因此而备受“仿冒”,被大量赝品围攻的困境令 曾经价格居高不下“一只难求”的长海海参如今较难在市场获得应有的份额,与此同时,被以往高价养成习惯的养殖户们的惜售心理令长海海 参更难在四面楚歌的市场上某得一席之地。

  说起长海海参的往日风光,长海县海参养殖户刘权唏嘘不已,他说,那时候仿冒的长海海参还不多,因北纬39°一类海域而闻名的长海海 参不但价格客观且极为抢手,收购者常常会在前一年就把下一年的收参钱付给养殖户,有的收购者甚至需要直接到养殖户家中送礼才能拿到海 参货源。

  以往长海县海参养殖户们根本不需要找买家,坐在家里等着收购者争先恐后上门数钱就行,这样的日子令不少长海县的海参养殖户们缺少 自己的销售渠道,也不了解市场,因此,当经济不景气加之仿冒严重海参市场竞争白热化时,那些缺少销售渠道的长海海参养殖户们慌了手脚 ,却也束手无策。

  他说,可以确认的是,真正的长海海参夏眠期还没过也没有开始正式采捕,如今市场上正在售卖的今年新采捕的“长海海参”恐怕很难是 真的。

  记者调查:单价低于35元/只的长海野生海参很难保真

  刘权从事海参养殖已有10年时间,他对海参市场颇为熟悉,根据海参市场的行情分析,最近两年长海县海参的水参(活参)价格大约120 元/斤(5年参4.5个头)左右,出皮率(一斤活参可以加工成多少海参皮的比例)大约在60%左右,也就是说一斤海参皮平均每只价格27元左右 ,加上加工费、包装费、顺书费、批发商利润、零售商利润到终端市场,一根产自长海县的海参如果价格低于35元-40元很难保真。

  刘权的经历是长海县众多海参养殖户们的一个缩影,他07年开始承包了80亩海域,陆续投入2000多万改造海底,按照当时长海海参的市场 环境,他预期10年左右回收成本,如今刚好十年,他投入的成本却只收回来一半,每年100多万的海底改造费和四五十万的海域使用金、承包 金令他倍感压力。但刘权对于长海海参的未来市场前景充满信心,他说他知道市场上很多消费者对长海海参很认可,只是缺少购买正品长海海 参的渠道,他相信终有一天长海海参会冲破这种困境重新走到消费者的餐桌上。

  但这一天还有多远,刘权不知道。

  对此,记者采访长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邵魁峰,他表示,对于长海县海参屡屡被赝品围攻的现象也令他们很困扰,为了保护长海县 海参品牌,长海县可谓煞费苦心,如今终于有利好消息传来,今年3月份国家商标局下发“长海海参”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注册证书,这意味着 ,以后“长海海参”有了维权利器,他们也因此制定了一系列防伪监督的办法,他们相信已经有身份证的长海海参一定会名正言顺的重新拿回 市场尊严。